返回

婚然心动:萌宝小妻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卷 第474章 番外之林家的代理孕母#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林家佑眉头一拧,妈咪怎么管起这事了?

    安娜看着林家佑的脸色不太好看,“总裁,那这事怎么处理?”

    “还能怎么处理?按我妈咪说的做,该赔多少违约金就赔多少,这样也好,省得梁乐乐整天怀疑我。△¢筆癡鈡文”林家佑说起来有些火大,梁乐乐就是不信他。

    “那我去处理了。”安娜没敢再说什么了,一看就是在火头上的。

    柴心绮很快就接到林氏的解约通知书,这口气,她怎么能咽得下?她花了这么多的心思,就是想接近林家佑。结果,现在解约了,而且还挨了二个巴掌。

    这一切都是梁乐乐造成的,所以,她一定不要让她好过。

    把她是私生女、梁家人坐牢这些事情抖出去,看她还怎么有脸站在林家佑的身边。充其量,不过就是一个代理孕母罢了。

    晚上,傍晚,林家佑回来了。

    梁乐乐看到他回来,也不知道跟他说什么才好。

    林家佑看到她一副还不想跟自己说话的表情,不禁有些懊火,“梁乐乐,你现在有本事了啊。”

    梁乐乐刚想进洗手间的,这下子停住了脚步,转过头来看着他。她不想承认,她心里终究是有点怕这个男人的,大概是自己以前一直乖乖他的话,都习惯了。

    “你竟然让妈咪去找柴心绮给你出头,你能耐了啊。”林家佑不想他们之间的问题,还要留到妈咪去解决,他就不能解决吗?

    “我……”一时间,梁乐乐都说不出话来,因为林家佑说的事实,她原本就不想让妈咪他们知道的。

    只是妈太关心她了,让她心里一热,就说了出来。

    “你有事不会跟我说吗?啊?非要去麻烦妈,你好意思啊?现在柴心绮走了,你满意了吗?”林家佑越说越气,口不择言地说:“你除了整天怀疑我,你还做了什么?梁乐乐,我对你好失望。”

    梁乐乐听到他亲口对自己说好失望,心里痛了一下,“是啊,我是没有柴心绮能干,我是没有她漂亮,她能帮上你,我什么都帮不了你,你现在是不是跟她在一起,开始嫌我碍眼了?”

    “梁乐乐,你别以为我宠着你,你就得寸进尺,蛮不讲理,整天在那里疑神疑鬼的,别惹我生气。”

    向来她是最听话的,这下子跟自己对着干,林家佑觉得整个世界都不同了。

    “林家佑,是谁不讲道理?是谁疑神疑鬼,你天天这么晚回来,你身上又是口红印又是香水味,你不会都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吧?”

    “什么口红印、香水味,梁乐乐,你简直是无理取闹,你这样只会让我越来越反感。☆→筆☆→癡☆→鈡☆→文”

    “好啊,我碍着你眼了,行,你跟柴心绮在一起,我不会成为你的阻碍。”说完,梁乐乐推开他,跑了出去。

    顾然之听到他们吵架,刚准备进来,就看到梁乐乐哭着跑了出去。

    林景墨站在后面,眉头一拧,“还不去追?”

    “不追,梁乐乐,我告诉你,今天你敢走出这个大门,有种你别回来了。”林家佑正在火头上,对着梁乐乐的背影喊了一声。

    这下子,梁乐乐跑得更快了。

    “林家佑,你能耐啊,你老婆现在哭着跑出去了,你不追回来,你别后悔。”林景墨简直给他的幼稚气死了,这吵架归吵架,总不能人跑了出去不追的。

    “我就不追!”

    “林家佑,我告诉你,那狐狸精是我赶走的,你有气别撒在乐乐身上,你就真这么不舍得那个狐狸精?”顾然之算是明白了,乐乐肯定是以为他护着那个狐狸精了。

    “妈咪,什么狐狸精?我现在是做什么事对不起他了,她整天就知道疑神疑鬼。”

    “她疑神疑鬼,她要是什么都不做,天天看着你身上带着别的女人头发、唇印回来,那才可怕了。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等她什么不管你的,你就知道后悔。”

    “算了,你自己好好想,乐乐要是出了什么事,唯你是问,肖姐,今晚把孩子抱到我房间。”顾然之气得不想再跟他说话了,跟块木头一样。

    林景墨看着自己的老婆气成这样,“林家佑,管好你自己的事,现在我们懒得看你。”

    说完,两老抱着小太子走了,留下林家佑一个人在房间。

    房间里安静了,没了梁乐乐和儿子在,感觉空荡荡的。

    他看着外面的天黑得跟墨一样,这么晚了,梁乐乐跑出去,会不会有事?

    到底是不放心,抹不下面子去找她,只好派人出去找,保证她的安全。

    梁乐乐跑到大街上,跑累了,发现自己不知道去哪里。

    除了林家,她好像已经没有适合去的地方。

    她摸了摸口袋,好在今天跟婆婆出门的时候,还带了点钱。

    以前,她就算没有饭吃吃,放假了不准回学校住,只能睡在外面的时候,都不曾这么无助。

    她竟然敢跟林家佑吵架了,他都说了,她走了以后就不要再回来。

    他不要她了……

    梁乐乐像是丢了魂一样,在大街上游荡,会不会以后,他连儿子都不让她见?

    他有权有势,自己什么都没有,就算他要赶她出来,让柴心绮住进去,也就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罢了。

     ? ?t5玹ι?2('{v}o]v??u?m[o?\4    梁乐乐,你为什么不能忍?就算他在外面有女人,那又怎么样?有钱的男人,大部分都不是这样的吗?

    你为什么就不能忍着?为什么要跟柴心绮动手了?为什么跟林家佑吵架?

    梁乐乐想来想去,她不知道,只知道自己想到他跟柴心绮在一起的画面,她感觉自己就像疯了一样。

    后面的车子紧紧跟着她,司机拿着电话,“少爷,少夫人在街上走,看她的样子好像很伤心,要不要带她回来?”

    “不必了,让她好好反省一下也好,你跟紧她,不要出事了就行。”现在让她回来,只怕又会吵架,也许大家要冷静一下。

    该死的,什么口红印?什么香水味?他怎么知道?他累死累活的,就是想排出时间跟她去度蜜月,她这下好了,还怀疑自己做了什么事对不起她的。

    天地良心,他比黑龙江还要黑,比窦娥还要冤。

    小太子大概是习惯了晚上要吃妈妈的奶,这会儿吃不到,他开始反抗了。

    林家佑听到哭声,走了过去,顾然之白了他一眼,“你过来做什么?你现在开心了啦,把我家媳妇赶走了,林家佑,你有本事你就不要去追。就你这样子,难以柴心绮说乐乐是代理孕母了,你有哪点对她好的?”

    “嗯,老婆,他老婆走了,他自己都不担心,我们操个屁心,浩轩晚上你自己带吧,我们睡觉。”林景墨气也上来了,直接把那个哭着小子塞到林家佑的手上,让他自己带。

    “妈咪,我真的是冤的,我跟那个柴心绮什么事没有发生过。”林家佑抱着哭个不停的儿子,头都大了。

    “你跟乐乐解释去,跟我们说做什么?”顾然之也不管他了,刚才她是听到了,他说乐乐什么帮不了他,好啊,现在让他自己带儿子,看看是什么感受的。

    无奈之下,眼看着这回爸妈是真生气了,他只好带着小太子回房。

    “肖姐,他怎么哭成这样?”林家佑不管怎么哄,都还在哭。

    “少爷,一般晚上少夫人都会喂他喝奶的,这都习惯了,肯定是没有奶喝,他想妈妈了。”

    “胡说,林浩轩,不准这么小就挑食,赶紧去泡奶粉过来。”

    这一夜,林浩轩哭着闹着,把林家佑也折腾得没有怎么睡。

    第二天早上,林景墨如常拿起当天最新的报纸,看到上面的头版头条,脸色黑得跟块炭一样。

    他一掌拍在桌子上,“岂有此理,竟然敢登这样的新闻,我看是有人活得不耐烦了。”

    那一掌声音很大,就连正在厨房的顾然之都听见了,她眉头一拧,走了出来。

    “老公,什么事大清早让你这么生气?”昨晚被儿子气成那样,也没有看到他的表情这么难看的。

    “你看看这报纸,都写成什么啦?竟然把乐乐是私生女这种事情,都被人挖出来了,这么大的字,不知谁造的谣,竟然说乐乐是我们家的代理孕母。”

    顾然之拿过那份报纸,气得手指都发抖了,“肯定是那个柴心绮做的,昨天我打了她一巴掌,警告她别再跟儿子纠缠,她现在是在报复。”

    林家佑一夜没睡好,那小子就好像跟他作对一样。

    下楼的时候,看到爹地妈咪的头顶好像要喷火一样,他揉了一下眼睛,“爹地,又出什么事了?”

    “林家佑,你自己好好看,这份报纸你最好保佑不要让乐乐看到,否则她出了什么事,你自己负责。”林景墨将报纸扔了过去。

    这个臭小子在这种事情上,竟然一点不争气,要是能处理得好,会让一个女人搞出这样风波?

    林家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看报纸,他的手紧紧握住了报约,“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竟然把他老婆写得这么不堪,就是因为他没有举行婚礼,公布婚讯吗?

    “还用问,还不是你自己惹出来的桃花债,除了柴心绮还有谁?”顾然之现在以林家佑也是相当不满意,昨晚要是他能好好跟乐乐说,不骂她,至于她现在人都跑出去了吗?

    没出事还好,要是真出了什么事,看他后不后悔?

     ? ?t5玹ι?2('{v}o]v??u?m[o?\4深夜福利电影,关注公众号:微米电影,你懂的。

上一章 目录 『APP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