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二章 我若食言,犹如此盏!#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吴争蹩眉问道:“那又如何?胜了,不就是最好的结果吗?”

    厉如海愤声道:“大人确实是胜了,但比败了更令人愤恨。此战大人虽然胜了,却失了人心,下一次,大人还能胜吗?所以,卑职以为,手段,左右结果。”

    “你究竟想要说什么?”吴争有些信了孙明贞对厉如海的判断,这也是个有底限的人。

    “大人在陈家,未经官府审判定刑,擅杀三人。”

    “本官说了,那就是自卫。”

    “以大人当时身边所带士兵人数,足以自卫。就算真迫不得已,杀一人也足矣。”

    “你还想说什么?”李沐的脸色有些阴沉起来。

    “大人昨日当着黄大人和卑职的面,带走沈师爷,敢问大人,孙师爷现在何处?”

    “死了。”

    “死了?”

    “死了!”

    厉如海悲愤地吼道:“他怎么死的?”

    “被弩箭射杀。”

    “何人所杀?”

    “不知道。”

    “难道不是大人所为?”

    “放肆。本官要杀孙明贞,需要用弩箭吗?”吴争怒了,拍桌而起,“厉如海,你以为这是你的班房,本官在接受你的讯问吗?”

    厉如海嗤笑道:“大人急了?”

    “我急什么?”

    “大人方才说,今日此屋,只有吴庄吴争和始宁镇厉如海。所说之言,出门皆忘。这话尤在耳边。”

    “本官言而有信。”

    “那就请大人回答,孙明贞何人所杀?”

    “本官说了,不知道。”

    “大人当时可在凶案现场?”

    “在。孙明贞就死在本官身边。”

    “那大人还说不知道?”

    “你误会了,本官是说,不知道谁是主使人。”

    “卑职问的是,何人是凶手?”

    “凶手三人。”

    “凶手何在?”

    “被本官手下总旗追捕,三名凶手眼见无法逃脱,当场自杀。”

    “凶手尸体何在?”

    “始宁镇北约五十里海边,如今本官在那建造房屋,安置随行百姓。”

    “何处百姓?”

    “被本官从金山卫救出的百姓。”

    “可有经过官府同意?”

    “自然是朝廷同意的,鲁监国还特意赐银二千两,用于安置百姓。”

    “好。卑职信大人。请大人与卑职去海边验看。”

    “厉如海,你可知道此去会生什么吗?”

    “卑职不知道,但缉拿凶手是卑职的本份。”

    “你可有想过,想暗杀孙明贞的,会是何人?”

    厉如海沉默,他不是傻子,昨日始宁街上黄得功派差役缉拿孙明贞,他在场。

    如果连这都猜想不到,那就枉干了十来年的刑名了。

    可厉如海也明白,这里面水太深,深到一脚踩进去,就是没顶之灾。

    不但没顶,还会牵累家人。

    所以,他并不想掺和。

    经过之前一番对话,厉如海相信吴争不是凶手。

    杀孙明贞,对吴争没有任何好处。

    况且,吴争也不必将孙明贞已死的消息告诉他。

    只是身为捕头,辖内有命案,他身在其位,得谋其职,避不过。

    而孙明贞,或许是他在衙门县唯一可以交心的人。

    既然能交心,就是朋友。

    朋友有难,岂能不伸于援手?

    朋友枉死,焉能坐视?

    所以,厉如海决定查。

    吴争看着厉如海闪烁不定的脸色,叹道:“看来厉捕头是清楚此事利害的,可若是本官带了你去验看尸体,势必此事会人人皆知。你可想过,幕后主使会如何对付你我?”

    厉如海脸色渐渐稳定下来,“那依大人之见,又该如何?”

    “本官确实有办法。只是本官能相信你吗?”

    厉如海道:“卑职位卑言轻,不想成为任何人手中的刀,但如果大人愿意为孙明贞主持公道,需要卑职做些什么,卑职当仁不让。”

    吴争抚掌道:“好。孙明贞果然没有看错你。”

    厉如海一愣,“孙明贞还活着?”

    吴争摇摇头道:“当时孙明贞与本官商量,正准备由他书信一封,邀厉捕头一起彻查黄得功暗通鞑子一案,不想就遭了刺杀。他对本官说过,厉捕头是可以信任之人。这也是今日本官私下来找你的原因。”

    厉如海闻言,脸色平静。

    吴争有些奇怪,黄得功暗通鞑子,这事难道厉如海也知情?

    果然,厉如海道:“黄大人与鞑子有来往之事,卑职也有所耳闻,只是如今世道艰辛,这样做的,怕不仅仅是黄大人吧?人心已乱,就算查处黄大人一人,也无法改变时局。”

    吴争道:“就算无法彻底扫除灰尘,可这不妨碍你我让这世道更干净一些,厉捕头以为呢?如果人人都选择坐视,那这天下就真没得救了。”

    厉如海为之动容,他抱拳道:“大人说吧,让我做什么?”

    吴争决定选择信任,于是将之前孙明争与自己的怀疑和有关密信之事,与厉如海一一说了一遍。

    厉如海的脸色变得愤慨。

    对他来说,如果黄得功仅仅是他自己投敌,他宁可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毕竟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他一个不入流的捕头,想拦也拦不住。

    可他完全没有想到,黄得功不是想自己一人投敌,而是联合绍兴府辖下四县,要向满清献城,其中还牵扯到朝廷重臣。

    这哪是投敌,这是卖国啊,拿四县百姓的命,换他们的前程。

    “厉捕头,密信就在黄得功书房的桌子底下,孙明贞说只有你,可以不动声色地将它取来。你愿意吗?”

    厉如海想了想道:“卑职可以做到。但,黄县令如果不离开衙门,卑职找不到理由进书房取信。”

    “这你不用担心,本官会以邀请黄得功赴宴为名,诱他离开衙门。到时,你有足够的时间,去找这封信。”

    厉如海起身,拱手道:“卑职听大人的。”

    犹豫了一下,厉如海道:“请大人誓,如果卑职拿到这封信,大人一定能将信中之人绳之以法,还孙明贞一个公道。”

    “呯”地一声,吴争将手中茶盏在地上,四分五裂。

    指着那一地狼籍,吴争道:“我若食言,犹如此盏!”

    厉如海道:“卑职告辞。”

    ();

    ();

    。深夜福利电影,关注公众号:微米电影,你懂的。

上一章 目录 『APP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