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 逼上梁山的匹夫#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如果郑巡检被捅,当场咽气,那这就仅仅是件民间凶案。

    和泗州大战没有一毛钱关系。

    可郑巡检没有当场咽气,或许是他心里确实有愧,认为自己不该把刘放的老祖母牵扯进来。

    亦或者他终究是有些良心,认为自己骨子里还是个汉人。

    郑巡检惊愕地软倒在地时,刘放愣愣地捏着刀柄,顺着郑巡检的身子蹲下,倒不是刘放戾气已去,而是他此时也傻眼了。

    他没存心杀他的顶头上司,他甚至就没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

    可郑巡检这时急喘着说道:“刘放……刘放……你听我说,如果再待在镇上,你铁定是活不了了,你不是要去参战吗……快跑……去泗州给北伐军报信,有清军从都梁山南绕至咱衡阳镇来……只有这样,你才能活……快……再不走,怕是走不了了……。”

    刘放闻言放掉手中刀柄,愣愣地后退了两步。

    而这时,郑巡检带来的衙门差役大呼小叫着作势想冲进门来,好在刘放这边人要多多了,有三十来人,而衙门差役总共也就十来人。

    这种比例,加上刘放这个杀人凶徒,衙役们也就只敢大呼小叫了,喊得起劲,可步子一前一后地挪着,愣是没进一步。

    而刘放被衙役们这么一喊,反倒神气清了。

    他立即回身冲他的手下们大喝道:“都听见了吧……留下必死,那不如冲出镇去,或许还能活……有胆的随我出镇!”

    有大半人跟着刘放走了,还有几人,可能是胆小,也可能是舍不得镇上家中的家人,认为自己死,总好过连累家人吧。

    ……。

    刘放背着老祖母尚未冷却的尸身,带人冲出宅门,说是冲出,实际是大大方方走的。

    衙差不敢拦,甚至于刘放几乎是擦着一个衙役的肩膀而过的,那衙役愣是没敢吭气,就更不敢追了。

    刘放有句话没说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衡阳镇就是他的一亩三分地。

    这衡阳镇上,除了县衙衙差,也就巡检司差役了。

    可巡检司的人,大都就在他身后。

    郑巡检死了,巡检司刘放最大,谁来抓他?谁能抓得了他?

    在这个连衡阳县所属哪朝都分不清楚的年代,民众们最多的想法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关上门,求菩萨保佑一家平安,这,是唯一能做的事了。

    那刘放等人需要逃吗?

    其实还真不需要。

    衡阳镇位于扬州、凤阳两府交界处,辖地横跨两边,当然,明朝是划入扬州府的中之前不是被清军占了吗。

    之后北伐军收复扬州、淮安,紧接着两朝停战和谈,就这么一来,衡阳古镇就成了三不管地带了。

    扬州府自然也不想招惹麻烦,所以,此镇包括它所属的县衙,所有流官和小吏,即是原清军占领时所任命留用的。

    这样一来,自然也就没有哪方,会主动派兵去助县衙剿匪。

    刘放确实不用逃,这镇上,他大手一挥,顿时就能成为“土皇帝”。

    他之所以逃,一是人性,杀了人,下意识地想逃。二是他信郑巡检的话,郑巡检没必要死前骗他,加上他对县衙中那些老爷的心性还是有了解的,这三年来,扬州府是从无派人,更无派粮饷,县衙及巡检司的俸禄、饷银打哪来?县令能自掏腰包补贴?

    唯一的出处就是凤阳府,凤阳府被清军占领着,不言自明。

    既然郑巡检警告他,有一股清军从都梁山南迂回而来,那么就一定是真事。

    所以刘放不假思索地跑。

    可跑着跑着,发现不对劲,背后没人追啊。

    那还跑什么?

    放慢脚步、缓了口气,脑子就清晰起来了。

    背上祖母的尸体要入土为安,总不能背着四处跑吧?

    想到这,刘放对跟随他的差役道:“看把你们吓得……没胆的鼠辈!走,先去我家,把我祖母先安葬了!”

    于是一群人转变了路线,不出镇了,去了刘放家。

    ……。

    安葬了祖母,缓过气来的刘放,两眼露出凶光。

    他此时不再面临生死抉择,那么,自然想到的是报仇。

    祖母不能白死,郑巡检被他捅了,首恶县太爷还在。

    “诸位兄弟,我要杀了县老爷,替我祖母报仇!”刘放脸色狰狞地扫了身边一圈,“要跟随我的,就与我同去,不愿意跟随的……我家里有啥,尽管取去,也算是不枉与我一起吃官司一回。”

    没有人退出,虽然很多人想退出来着。

    杀了官,还要再杀更大的官,对于这些小民而言,那就是不可想象的任务,他们最多也就是在街上欺负欺负乡邻、调戏一下小妇人。

    可他们敢说不吗?

    刘放手中所沾的血已经干涸,那眼神瞪着,谁知道下一个会不会轮到自己?

    “没一个人怂……好,都有种!”刘放满意了,“那就走吧。”

    走吧?这不开玩笑了嘛。

    老张自然是不答应,在这个群体中,他是“军师”,也是老二,虽然刘放是不承认的。

    老张小心翼翼地说道:“刘哥……这么去,恐怕报不了仇。”

    刘放眼珠子一瞪,骂道:“就知道你这怂货,会在关键时候掉链子……咱们有二十多人,衙门里撑死不到二十,还怕打不过他们?再说了,衙差们哪个是我对手……尽管去,有我呢!”

    刘放拍着胸口大声道,自然是对着众兄弟说的。

    老张急道:“郑巡检临死前可是说了,从都梁山南有一股清军会来咱们镇上,县令铁定是与清军勾搭上了……谁知道清军什么时候到,万一咱们刚到县衙,与清军迎面撞上……这么大老远的赶来,清军十有是骑兵,那……咱们退都没处逃,可全玩完了!”

    这话还真有道理,刘放思索起来。

    可他的脑袋能思索出什么来,愣了半晌,挠挠头皮,还是问了老张,“那你说,得怎么办?”

    老张这下来劲了,答道:“常言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哎哟喂。”

    就知道他一定是挨踹了。

    刘放怒喝道:“什么十年不晚,到时那老混蛋都老死了,还报什么仇……老子不是君子,老子就要今天报仇……!”深夜福利电影,关注公众号:微米电影,你懂的。

上一章 目录 『APP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