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人为财死?#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千年以来,汉人对黑火药的运用,已经到了炉火花不了青的地步。

    可惜,有了两宋和元,火药因触碰到了统治,被人为地压制着,它的发展方向完全脱离了军用,而是向民用发展。

    譬如之前是炼丹,而后是花炮。

    开封府每逢佳节,漫天的烟花盛开,那种精致和艳丽,绝不亚于后世。

    可不管是向军用发展,还是向民用发展,技术永远是技术。

    刘放家中三代经营花炮作坊,运用火药的技能自然是娴熟的,甚至可以说,高手在民间。

    譬如用火烤柳枝做出条炭,用于精准的定向爆破,这原本就是从花炮技术中引入的。

    刘放虽然不喜,但三代单传嘛,他爹打小就将这些教会儿子了。

    之前引爆的那个“土雷”,只是牛刀小试。

    可惜啊,刘放并没有知道得更多些,就使得他所布设的“土雷”威力,有着极大的局限性。

    其实,此时他要引爆的不是一个雷,而是一片雷,不下二十个。

    但响了一个之后,另外的全无动静,他甚至不知道问题出在哪,他能想到的唯一解决办法,那就是派人去重新布设导火线,并二次引燃。

    可这现实吗?

    数百骑兵早已四下散开侦察搜索,此时就算引爆了,杀伤力也会低至最小,人不密集了嘛。

    但刘放还是坚持,这就促使了衡阳镇民众极大的伤亡。

    ……。

    刘放在决定过过领兵瘾之后,完全丧失了理智。

    老张做为这个群体的“军师”,他是最清楚后果的。

    他想拦,也拦过,可没用。

    到最后,他也不想拦了。

    因为就算最卑微、懦弱的人心里,也有着一个英雄梦,只是克服不了自己的恐惧,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在听了刘放的安排之后,老张觉得,似乎真有那么一种可能,不与敌正面对战,只抽冷子、下绊子,完全可以杀人于无形啊。

    他虽然读过两年私塾,可私塾不教军事、兵法啊。

    当所有人的激情,被刘放点燃的时候,老张也在想,“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之后,老张不仅不劝,还投身于劝说镇上青壮加入这桩伟大事业当中,以他口若悬河的口才,拨拉了不下数十人加入。

    刘放除了狠,还有个优点就是豪爽,他若不豪爽,就不可能有追随者,但凡古时出名的市井中人,没有不豪爽的,因为豪爽是他们立身的支撑点。

    正如刘放所说的,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将一天搜刮的财物抛洒出去,又换来数十追随者。

    到刘放率众直扑衙门时,他的身后已经不下二百人了。

    等杀了县令,出镇部署伏击时,他的身后已经有五百之众了,这几乎是衡阳镇上,过半的青壮年了。

    也就是说,整个镇,被刘放鼓动起来了。

    刘放还连哄带骗地把他家作坊的雇工们找来做帮手,虽然这些雇工早已不是他家的了。

    人多,就是力量大。

    一夜之间,挖了一条一里长的壕沟,埋设了数十坛火漆密封的火药,也对,种地的最擅长挖地嘛。

    刘放的本事还不止这些,他还发动了镇上石匠、铁匠,连夜打了十几个中空臼子,塞入满当当的火药沫。

    如今就堆在他的脚边,用刘放的话说,滚石嘛,还是会炸的滚石,可比酒肆评书中所说的要强太多了,有这些玩意在,安能不胜?!

    刘放有大将风度,眼见着埋设的数十个火药坛,只炸了一个,也没有胡乱动用这些火药臼。

    他认为,要到最合适的时候用。

    所以,刘放坚持派人去重新布设导火线,并二次引燃。

    可,那就是送死!

    先是数人,再是十数人,青壮们弯着腰去重新引燃火药坛。

    清兵们随即发现了他们,然后便以箭矢射杀之。

    得知多尼丧生,还尸体不全的罗科铎,暴跳如雷,他直接下令,手下骑兵弃马攻山。

    虽说骑兵没了马,连步兵都不如,这话可不能真信。

    这些个鞑子骑兵,就算没了马,他们身手依旧矫健,射术依旧高超。

    青壮一旦进入百步以内,便十有八九丧命于他们箭矢之下。

    刘放见了,心乱了,开始长草,他疯狂地逼迫着身边青壮继续去引燃火药坛。

    他周围的青壮们开始怕了,活生生的人就被射杀在他们面前,这根本和刘放之前煽惑的不一样。

    没有人再听刘放的命令,哪怕刘放对他们拳打脚踢。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这场粗制滥造的伏击战,就已经结束了。

    已经被敌人知晓,反应过来,并开始占据战场优势的伏击,还能叫伏击吗?

    就连被刘放依为不二利器的火药坛都无法炸响了,这数百青壮,还能做什么?

    正确的办法,就是撒开脚丫四下逃命,就算清军有骑兵,也没法纵马上山追击吧,总能活不少人吧?

    但,有个人站了出来,他,改变了这现状。

    “我去。”

    所有人的目光象看傻子般地看着老张,除了刘放,他是不信,眼神中浓浓的不信任。

    从来都是萎缩得象只龟的老张,突然站出来说“我去”?

    老张有所尴尬,他不习惯于被数百双眼睛齐刷刷地注视。

    “刘哥……我去。”

    刘放终于信了,他有些感动,咂巴着嘴,伸手想去拍拍老张的肩膀。

    老张吓了一大跳,还真往后退了两步,用跳的。

    这下轮到刘放尴尬了,他呐呐道:“你……真要去?”

    “嗯。”

    “为啥?”

    老张自己也困惑了,他还转头打量着这些乡邻们,他回答道:“我……我……我不知道。”

    一阵嘘声,这回答着实让这些人太失望了,哪怕是说为了之前那十多个被敌人射杀的乡邻也好啊。

    老张有些不好意思,他萎缩着再后退了两步,陪笑着对刘放道:“刘哥之前说的话……可算数?”

    刘放愣了愣,这一天一夜,他说过的话、许过诺,多了去了,谁知道老张指的是哪句?

    “就是……就是你说,只要胜了,立首功者,赏银二百两。”深夜福利电影,关注公众号:微米电影,你懂的。

上一章 目录 『APP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