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衡阳镇狙击战(二)#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ps:感谢书友“hqb”投的月票。

    于是罗科铎改变主意,不但不撤了,反而勒令作为后备队的清兵,加入了登山行列,也就是说,全军总攻了。

    这命令没毛病,当清楚对手就是群乌合之众,罗科铎就不需要再有忌惮,只要手下士兵与敌接近到一定距离,不用动手,单一声怪喝,就能吓崩这些乌合之众。

    而等近了身,那就更不用说了,绝对的一个顶十个。

    而在罗科铎调动后军加入进攻时,清军的前锋已经接近山顶百步之内,这个距离开始,山顶上青壮的伤亡产生了。

    刘放并不傻,他也知道火药臼数量有限,会用完。

    所以,他令手下这数百号人,收集了大量的石头,用来砸人嘛。

    可刘放却根本想不到,当这些没有受过训练的青壮,直起身,举起石头砸的时候,往往成了清兵箭矢的靶子。

    从这个距离开始,战场上的伤亡比例开始扭转,青壮的伤亡渐渐大于清兵。

    可刘放依旧在狂喝,“杀敌……砸死那些狗贼……!”

    直到他背后发凉,回头发现活着的青壮们都龟缩在了后面,再无人上前砸石头。

    刘放血气一下上涌,瞪眼大吼一声,自己亲自上前,举起一块百斤大石,准备往下砸。

    可就在他抬臂砸下时,一枝羽箭象长了眼睛一般地钉穿了他的左臂,他身体顿时失去平衡,大石偏离了原本想砸的方向,“隆隆”地下滚。

    依旧没有人追随,刘放颓丧地坐在地上,扫视着黑压压一片的青壮们,有气无力地道:“等死吧……都等死吧……!”

    其实谁也没有错,至少,在这场战斗开始到现在,双方实力真不成比例。

    青壮们能打成这样、打到这份上,不易了。

    接下来,也就只能象刘放说的,坐以待毙了,因为青壮们手中甚至连象样的武器都没有,仅有的弓,也是从县衙中搜来的,可那弓,最多射三、四十步,没有县衙差役会上战场拼杀不是?他们的职能就是对付盗贼嘛。

    这样的武器,面对射程远在他们之上的正规军弓弩而言,就是摆设,想拼命都做不到。

    冲出去?那就是送死,清兵可以从容不迫地拿弓点名,那还不如坐在地上等死,死前还省点力气。

    刘放和青壮们错过了最佳的拼命时机,那就是清兵刚开始登山至攀爬至百步距离时,这段距离是刘放他们最好的杀敌时机,只要打疼了、打怕了清兵,说不定还真能打出一个奇迹来。

    罗科铎不就是担心伤亡过大,想要中止进攻撤兵吗?

    可惜,刘放不是将军,虽然他心里很有将军瘾。

    此时清兵前锋已经爬至山顶,山下罗科铎亲自率后军对山上发起冲击。

    结局,似乎已经注定。

    但,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个人。

    一个最不该被忽略的人,他改写了这场战斗的结局。

    老张,他太不象个能造成威胁的人了,以至于之前他下山时,清兵都懒得拿箭射他。

    到最后射中他之后,更是没有人去理会老张的死活。

    所有人都认为老张死了,连山上刘放和青壮们都这么认为,这就是个多他不多、少他不少的废物。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老张还活着,虽然确实离死不远了。

    箭矢射穿了他的胸腹之间,将他仰面钉在地,可他依旧活着。

    只是他懒得动,也是,他本就是个能躺绝不坐、能坐绝不站、能站绝不走的人。

    他在等,等人救命,也对,他已经尽力了。

    如今没死,已经是祖坟冒青烟了,还要让他怎么着?

    老张看着清军前锋从他的身边冲过去,他,装死,特象!

    听到从山上滚下的火药臼连串的爆炸和清兵凄厉的哀呼,他在笑,心里在笑。

    他似乎看到了自己人大胜,他被论为首功,然后回镇为她赎身……再然后生几个大胖小子,全家衣食无忧……。

    可渐渐地,老张听不到火药臼独特的爆炸声了,哀呼声也变了。

    老张心中着急,他偷偷地睁开眼,强忍着胸腹间的剧烈痛楚,偷偷地扭过脖子往上看,他看到了镇上青壮一个接一个地被清兵箭矢射中,然后,不断地滚落……。

    老张心里苦,不是说能打赢的吗?不是说要论功行赏的么?

    他慢慢回过头来,看向那不远处引火绳的断头,这是被硬扯断的,或许是引火绳布得太长,被蛮力拉扯断了。

    可老张不敢起身去点,因为清兵还有后军近在咫尺,他只要一起身,铁定瞒不过这些鞑子兵。

    直到罗科铎亲自率后军往山上冲,经过老张身边。

    老张再也按捺不住了,兔死狐悲、唇亡齿寒的道理,他读私塾时就知道的。

    如果山上人全死光了,谁来为他论功行赏?

    他的功绩,谁来为他证明,还有翠香楼中的她……。

    老张开始爬动,没有人注意他。

    他顺利地一点一点接近引火绳的断头,直到能用火折子一触引燃时,还是没有人注意他。

    老张在庆幸的同时,心里还有一丝丝失落。

    因为没有人注意他,哪怕他能一人之力杀许多敌人,可,没有人注意他。

    引燃导火绳,就必死。

    因为导火绳断了,断在了非常接近埋设“土雷”的区域,或许青壮能迅速逃离,可老张不能,他逃不了,起不了身。

    老张在苦笑,自己这辈子,从来都是活得窝窝囊囊,好不容易能做回英雄,却还是无声无息。

    老张在流泪,笑着流泪,为自己,也为山上那些乡邻、兄弟。

    或许真是死到临头了,便能爆发出一丝英雄豪气。

    老张突然以双臂撑起,摇摇晃晃地起身,他用尽全力向山上大喊,“杀鞑子喽……!”

    这声音其实不太响,可战场确实不大。

    山脚到山顶,三、四百步的距离,没有了爆炸声、没有拼杀声,老张的声音就传得远。

    这个声音仿佛压过了所有声音。

    甚至让软倒在地的刘放,也不禁撑起身子,伸出头向下看。

    一看,便震惊了。

    这一刻,不可否认,刘放心里是震撼的。

    山上青壮们的心里,是震撼的。深夜福利电影,关注公众号:微米电影,你懂的。

上一章 目录 『APP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