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六百五十九章 衡阳镇狙击战(五)#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刘放在这场恶战中,学会了思考和忍耐。

    让这样的人学会这些,所要付出的代价,可想而知。

    刘放要复仇。

    他一直就嚷着想要复仇。

    昨天嚷着要替祖母复仇,他做到了。

    到今日,他要替这些被他煽惑出来的、死去的乡邻们复仇。

    但他知道,凭他、凭他身后这十多人,做不到的。

    所以他想要去投军,去泗州,投北伐军!

    衡阳镇,毁了。

    全镇三、四千人,不管老幼、男女,被鞑子屠杀殆尽,然后一把火,这个存在千年之久的衡阳古镇,没了。

    正合了罗科铎昨夜的誓言,鸡犬不留,寸草不生。

    连同那勾连清兵的县令的一家子十几口子人,也没有逃过这一劫,都说种何因结何果,天理昭昭报应不爽,果然如此。

    如果人死后真有灵魂,不知道甘心为汉奸的县令,会不会后悔他招来的这股清兵。

    ……。

    罗科铎得逞了。

    他只是派出了一支偏师,在没有任何伤亡的情况下,不但屠戮了衡阳镇,更引得山上青壮飞蛾扑火般地赴死。

    这一仗,清军完胜。

    可真完胜了吗?

    不!

    罗科铎错了,他并不知道,他的屠戮之下,象刘放这样的泌皮儿混混,都坚定地站在了他们的对立面,其实罗科铎亲手种下了他必食的苦果,从古至今,杀戮能做的只是暂时压制,从不改变阵营和对立的人心。

    罗科铎并不知道,山上还有个刘放,和他手下十几号人。

    这让刘放那十几人,轻易地逃出生天,否则,象这样光秃秃的小山,只要清军一上山搜索,刘放等人毫无活下来的希望。

    倒不是罗科铎突发善心,他其实是懒得理会这些人。

    在他看来,这么多人都敢死冲下山来了,那么有人不冲下山来,想必是不敢死的,那不敢死的人,自然是懦弱的人,又何必在意、让他花精力去搜寻呢?

    可他不知道的是,有些时候,隐忍,甚至比悍勇更需要精神力量。

    多尼死了,但罗科铎的任务还没有完成,那就是截断北伐军退路。

    罗科铎甚至都懒得打扫战场,迅速率军东向,与之前那支屠镇偏师会合。

    ……。

    池二憨率这支不是骑兵的骑兵,向衡阳镇急行军。

    可他终究是晚了一步。

    在距离衡阳镇还有数十里时,就已经看到衡阳镇方向升起的滚滚浓烟。

    同行的那两个衡阳镇青壮,意识到镇上发生了什么事,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

    北伐军将士义愤填膺,皆出身浙东良家子的他们,心里有着同仇敌忾的愤怒。

    已经过了弱冠年龄的池二憨,此时有着他年龄不符的沉稳。

    如果早上几年,他会迅速下令东进。

    可现在,他所想到的是,来犯之敌在占领衡阳镇之后,会作何打算,是继续追北伐军向泗州前进,还是死守衡阳镇,以阻击返回的北伐军。

    两个衡阳镇青壮的跪求,池二憨婉拒了。

    不少将士的请战,池二憨熟视无睹。

    他一直在看地图,六年的沙场,逼着这打小不愿读书的池二憨,愣是学会了看地图了。

    可见,人会因经历和环境而改变,江山易改,秉性亦可移啊。

    在询问青壮,确认镇子周边地形的大概情况之后,池二憨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他没有向衡阳镇派出斥侯,也没有向衡阳镇直进,而是转向,顺着直河(衡阳古镇北面的一条河),一直向东,也就是说,从镇子北面,越过了衡阳镇,差点就到金河县了,这才停下行军,调头向衡阳镇扑去。

    这个行军路线,是池二憨临时决定的,却决定了这场战斗的成败,也关乎着泗州之战的最终成败。

    ……。

    而此时,清军正驻囤衡阳镇内。

    镇内已经全被屠尽、烧毁,也正是这样的环境,才能让罗科铎安心。

    火器改变了战争的方式,原本在罗科铎心里羸弱的南人,如今已经切实威胁到他了。

    而驻囤于被毁的镇中,比原外要安全得多,因为此时的镇上一览无遗。

    罗科铎打算修整一晚再向泗州进发,这是因为他要犒赏手下这些“勇敢”的士兵。

    用于犒赏的,自然是从镇上民众那掠夺来的物资和牲畜。

    说是掠夺,其实不准确,人杀光了,东西就成了“无主”之物,顺手牵羊罢了。

    所以,这一夜,衡阳镇彻夜狂欢,群妖乱舞!

    ……。

    夜战的开启,并非是池二憨率军赶到引发的。

    而是刘放一伙,他下了投奔北伐军,借助北伐军复仇的决心。

    但象刘放这样的人,往往注重于一种形式。

    就象他之前说的,“总得纳个投名状吧”。

    而趁着夜色捕猎些鞑子的人头,这是刘放所擅长的。

    可他却忘记了,这是一支鞑子的精锐骑兵,一旦被发现,就是灭顶之灾,哪还有去投奔北伐军的机会?

    刘放带人趁夜色掩护,悄悄回到镇子边上。

    满目的破败和弥漫的焦臭,差点让这些青壮们哭出声来。

    在那一刻,甚至忘记了他们回来是做什么的,所有人都在遍地寻找自己的家人和搜索有没有幸存者。

    可很快,他们失望了,清兵不仅仅是屠杀,还野蛮戗尸,几乎每具找到的尸体,都是残缺不全的。

    渐渐地,所有人都停下了寻找,他们的胸膛里只剩下燃烧的复仇之火了。

    他们变得沉默,变得不约而同,开始向镇中心慢慢隐匿而进。

    几个可能是喝多了鞑子,或许是想小解,相互搀扶着进入他们的视线。

    毫无悬念的,这几个鞑子成了青壮们渲泻怒火的第一批祭品。

    但,杀人需要技术,青壮们没有。

    一个没有被当场割断喉咙的鞑子,在短暂的装死之后,发疯般嘶吼着往回逃。

    虽然被刘放迅速追上一刀捅死,但造成的动静,已经惊动了敌人。

    刘放只能带人往镇北逃,因为他家在镇北,刘放想要引爆自家花炮坊的库房,用刘放的话说,既然逃不了了,那就拉在垫背的。

    好在是子夜,便于隐藏,否则换做是白天,刘放他们根本跑不出百步。

    已经有了些酒意的罗科铎,甚至兴奋地指挥着他的士兵,分几路围捕刘放他们。

    此时的罗科铎不再愤怒,他要的是抓住这些残余,然后用最狠厉的方式,生剐了他们,以祭奠多尼的在天之灵。深夜福利电影,关注公众号:微米电影,你懂的。

上一章 目录 『APP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