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六百六十章 衡阳镇狙击战(六)#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刘家的花炮库房,囤积的火药虽然不少,可毕竟是用于火炮的散存火药。

    爆炸起来,确实一样惊天动地,可事实上,除非是正处于爆炸中心区域,否则,杀伤力很小。

    这道理,刘放也知道。

    可还有别的办法吗?

    刘放带人只能拼死一搏。

    冥冥之中,皆有定数。

    种何因结何果,刘放一念之仁,派出的青壮,为他和他的手下们带来了生机。

    池二憨率部赶到了,在刘放等人到家的那一刻。

    此时正是后半夜,池二憨所部骑兵以一阵狂内般地速度,从镇北向中心席卷。

    当随同池二憨回来的青壮大喊着奔向刘放等人时,青壮们哭了,刘放也哭了。

    这不是为死里逃生的哭,而是,所有的坚持,有了结果。

    池二憨部有八百余骑,兵力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不仅兵力占据优势,更是地利、人和,同时,清军的这夜狂欢,追击刘放等人时,许多清兵都没有上马,他们就象猫戏老鼠般地追捕着刘放等人。

    最前头的数十清兵,被池二憨所部骑兵瞬间席卷,碾为灰烬。

    这本该是一边倒的战斗。

    可惜,罗科铎所部确实是满旗精锐,这些追随了罗科铎十数年的满骑,从关外到关内,几乎没有敌手。

    他们甚至没有遭遇过昨天那样的损失,可就算猝不及防,这支清兵都没有溃散,而是在罗科铎的率领下,后撤十里,之后一举荡平了刘放的那数百青壮。

    他们内心强大、反应迅速。

    在池二憨所部骑兵冲入镇中的那一刻,后续的清兵甚至不需要罗科铎的命令,各自冲向自己的战马,并在一瞬间,完成了集结。

    而这个时间差,仅仅供池二憨所部骑兵干掉追击刘放等人的那数十人,甚至还没扑到镇子中心,清兵的临时营地。

    一场艰苦到极点的战斗,在破败的衡阳镇打响了。

    谁都知道,池二憨所部骑兵,并非骑兵,只是为了行军速度,临时凑数组成的。

    他们的骑战术和控马能力,完全逊于清骑。

    特别是在这种巷战游斗的战场中,更不能与清骑较量。

    但没办法,他们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完成由“骑兵”变火枪兵的转换。

    撞上了,那就得打,拿命拼杀。战场,从来没有理由,也不需要理由。

    清骑的应变速度非常快,刚开始接战时,满目看到倒下的,都是北伐军士兵。

    但北伐军有过严格的训练,他们也有过战场的历练。

    精锐与新兵最大的区别在于,打逆风仗时,新兵会溃,精锐能顽强地扭转劣势,新兵只会顾全自己保命,精锐能为战友创造机会生存,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

    冲在前头的北伐军“骑兵”,不约而同地引爆在身上的手雷。

    用生命对不可一世的清骑进行了压制。

    这短短的数息之间,十数人的自我牺牲,换来的是北伐军骑兵,有时间下马,并完成简单的兵种转变,简单的说,就是可以抬枪瞄准了。

    这使得战场一边倒的劣势,开始稳定下来。

    北伐军有了与清骑反制的能力。

    但战斗依旧异常的残酷,衡阳只是个小镇,它的街道太窄,北伐军无法以兵力的优势对敌人进行分割包围。

    在技战术不如人的情况下,往往是两、三条命才能换鞑子一条命。

    一柱香时间的战斗,池二憨付出了近三百人的伤亡,才将战局稳定下来,形成了南北对峙。

    而清兵的伤亡远小于北伐军,甚至还不到百人。

    这不是综合能力的悬殊,而是在特定时间、特定区域内,造成的兵种劣势。

    池二憨在战局稳定下来后,开始组织应对。

    他令后军分出两只偏师,各数十人向东西两侧迂回。

    ……。

    罗科铎一直很兴奋。

    在北伐军冲入镇子的一瞬间,他有过惊愕。

    但随即而来的战场态势,让他自信满满。

    他有信心,以三百多骑,歼灭这支不知来路的敌军菜鸟骑兵。

    可之后,北伐军前列骑兵悍然同时引爆身上的火器,压制了并摒退清骑时,罗科铎的自信开始动摇了。

    他意识到这不是一支菜鸟骑兵,这应该是北伐军精锐。

    因为这种悍不畏死的举动,如果是偶然个例,这不奇怪,哪里都少不了有几个悍勇之人。

    但如果这是群体行动,那就不一样了。

    这需要严格的训练和强大的精神力量,罗科铎自认无法让手下士兵做成这样,他只要事先去安排几个敢死者,去引导其余士兵效仿。

    但对手不一样,他们甚至不需要命令,他们是自发的,下意识的反应。

    意识到这点之后,罗科铎做出了他此生唯一一次,在占据战场优势的情况下,主动撤退。

    罗科铎的决定是正确的。

    清骑拼杀确实强悍,可镇上已经破败,几乎一览无遗,骑兵失去了速度,在街道中居高临下拼杀,虽然看起来占优,但事实上,是弃长就短。

    火枪兵在有了充足射界的情况下,对高处的敌骑进行精准的射杀,清骑战马失速,无法冲击对手后方,那么此时占据的优势就会瞬间被扭转。

    罗科铎确实战场经验丰富,这个时候的主动撤离,清骑可以凭借骑术从容与对手脱离。

    一旦先加速,那么,北伐军就算再上马追击,恐怕也很难追上了。

    事实也是如此,清骑突然脱离,北伐军一头雾水,就象憋足了劲的拳头打出时,击中的是空气一般。

    连池二憨也感到一阵意外,才回过神来,组织追击。

    就是这一阵的意外,清骑已经将距离拉开至二、三里了。

    ……。

    罗科铎撤得很从容。

    这一战,让他原本压抑的心理,变得畅快,特别是猜到对方是北伐军精锐之后,罗科铎更心情舒爽了。

    打强大对手一个哑巴亏,这是任何一个带兵将领最感到畅快的事了。

    清骑在拉开距离之后,并没有继续加速脱离。

    因为罗科铎还想着,凭借自己的速度,对镇上北伐军进行袭扰,以扩大战果。

    这是轻骑最擅长的事了。

    可罗科铎却没有想到的是,南面,通向的,就是前天被一群村夫打了个狱不及防的小山头。

    清骑以相对不快的速度,经过小山头时,罗科铎在同样的地方遭遇了同样的人。

    或许是天意吧,罗科铎就该命丧于,此处无名山下。深夜福利电影,关注公众号:微米电影,你懂的。

上一章 目录 『APP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