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一报还一报#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罗科铎没死。

    这样的人,怎么会轻易死呢?

    可他以烂泥糊脸,缩在一众被俘清兵后面。

    倒不是他怕死了,其实不然,他觉得无脸见人。

    早知结局会这样,就该在镇子里与北伐军拼个你死我活的。

    败在北伐军手中,和败在这么些村夫手中,这种落差,让罗科铎想将自己溺死在这烂水田里。

    池二憨不知道有罗科铎的存在,也不认识。

    或许没有刘放他们这群人,罗科铎可能会被逃脱,至少,能隐瞒身份,等着阿济格或者清廷来赎买。

    可惜,罗科铎太出风头了,从下令射杀老张,到对那屠镇的百骑下令,刘放他们将他认死了。

    虽然也不知道罗科铎的身份,可刘放等人知道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

    十多人反复的搜索和拼凑,皆寻不着,于是就开始梳理这些俘虏了。

    可这梳理的过程,有些……残酷。

    村夫们不再将这些俘虏当人,寻人但不问人。

    上前往往先是往身上扎一刀,然后抬起下巴确认,发现不是,就数刀齐下……那场景太渗人了。

    ……。

    池二憨是个老实人。

    可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气。

    衡阳镇满目疮痍如人间地狱般的惨象,见到的,是个人都会发狂。

    所以,北伐军从上至下,对刘放他们疯狂的举动,都采取了无视,只监视不阻拦。

    士兵们只是在打扫战场,“无意”中还会将战场上趁手的家伙什踢向刘放他们那边。

    鲜血渐渐染红了水田,终于有个心理承受力差的鞑子,疯狂地指着罗科铎大喊起来。

    刘放他们自然是听不懂的。

    可那发疯鞑子手指的方向,让刘放等人有了目标。

    罗科铎死了,其实,最后所有清兵都死了。

    将罗科铎拎出来,说他死了,是因为刘放等人的手段太残忍和奇葩了。

    他们将水田的烂泥疯狂地灌进罗科铎嘴里,直到肚子鼓出来。

    然后剁了手脚……哎,不说了,说多了做恶梦。

    没有人想到还能这样杀死一个人。

    恐怕罗科铎自己也想不到吧,一个堂堂清廷多罗郡王,竟会以这样的方式,死在一群村民手里。

    可惜,直到最后这支清骑全军覆没,也没有人知道,被杀的人中有一个竟是清廷多罗平比郡王。

    哪怕是池二憨,也同样认为,这样规模的骑兵,一般为协领统率,往大里说,最多也只是个副都铳就到顶了,谁会想到,这支清骑的主将,竟会是一个真金白银的郡王?

    而刘放是更不知道,前天他那串哑火“土雷”,唯一响的那个,竟炸死了一个真正的满清亲王。

    都说李定国两撅名王、天下震惊,可此时谁也没想到,两个更加货真价实的满清王爷,竟会在衡阳镇外,死于一群村民手中。

    都说一饮一啄,皆是天定。

    这,或许就是天意。

    ……。

    刘放要投军。

    池二憨不答应。

    刘放坚持投军。

    池二憨偏偏不答应。

    这两个都是倔驴性子。

    一杠上,就是不解之局。

    原本池二憨是无须理会这么个年龄超标,且满目痞气的刘放的。

    池二憨生平最不喜这种泼皮,他喜欢的是象吴争这样,既读书识字,又能领兵打仗的“儒将”。

    在池二憨看来,只有象少爷这样的文武全才,那才叫人中翘楚。

    象刘放这样的,给他提鞋都觉得满身不自在。

    可池二憨也没办法,满地的尸体,哀鸣的伤马,人家的功劳就放在那,加上衡阳镇确实因此次战乱而毁,有道是我不杀伯仁,伯仁终因我而死。

    如果不是北伐军途经衡阳镇,或许这幕惨剧就不会发生。

    再则,以这个时代的人,在这种家破人亡的困境下,等于是断了生计。

    池二憨也不忍心,让这些刚刚立下大功的“功臣”们自生自灭吧。

    而刘放及他的手下,那是铁了心地要入伍,衡阳镇已经毁了,他们再无牵挂之人。

    [ ]这么一来,双方僵持住了。

    而这时,刘放说了一句话,“将军,不管是扬州府还是凤阳府,你一定没有我等熟悉……允准我们参军,你一定不会吃亏!”

    听听,听听,这叫什么话。

    是威胁?不象,人家说得是正理!

    好在池二憨还是讲道理的,他被这话点醒。

    于是池二憨想了想道:“泗州战情紧急,本将军须立刻回援……既然这股敌军已被歼灭,衡阳镇便不会有敌再来进犯……这样,本将军在衡阳镇设一守备,由你来担任守备一职……你们就当是入北伐军了,如何?”

    池二憨脑子转得快,这等于是给了刘放一个番号。

    按理说,刘放该满足了,可这货愣是问出一句奇葩话来,“敢问将军……这守备是几品官?麾下有多少人马?”

    池二憨被这货给问愣了,他没想到刘放还是个官迷。

    可池二憨急着回泗州参战,没功夫与刘放纠缠,于是随口一说,“从七品……。”

    其实池二憨只是敷衍,这守备的官,可不是象明末乱封的,甩手就是一大片,如今北伐军中,只有一个守备,那就是当年黄驼子案,牵出一桩细作大案,秀水县张新侠、徐三等人立下大功之后,吴争破例组建了秀水民团,用以巡检大运河江南段之不法,他亲授了张新侠、徐三为秀水守备、副守备军职。

    这就是说,大将军府治下,就没有真正的守备,这与局势有关,北伐军只有卫没有守备,也与吴争“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理念有关。

    所以,池二憨这时授刘放衡阳守备其实是非法的,不是说池二憨的军职无权授军职,而是守备这官不合法。

    “至于多少人马……咝……。”池二憨迟疑起来。

    可刘放一听,不乐意了,他一个守备也才从七品,那他手下这些人能,还不是小吏?

    “将军!”刘放梗着脖子、瞪着眼睛,指着手下那些人道,“前天,是我和他们,率五百余众阻击了鞑子入镇,镇上数千人为此遭遇鞑子屠戮……今日,又是我们设伏歼灭了近二百鞑子,你这官封得也忒小了些吧?”深夜福利电影,关注公众号:微米电影,你懂的。

上一章 目录 『APP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