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英雄不问出处#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果然是个泼皮,太难缠了。

    池二憨愣了好一会,终于按捺住性子,他皱眉道:“眼下正值大战……本将军手中也兵力不足,这样,我给你留下八个人,为你训练这些人,你可以在周边招揽人马……至于官阶嘛……这样,你能招揽多少人,就是什么官……你招数十人,只能是从七品,你若是招揽到三千人,你就是将军……如何?”

    这话又是敷衍,衡阳镇已经成了死地,以刘放一个泼皮,能去哪招揽人?谁会追随他?

    可刘放听了这话,还就不闹了,他同意了。

    池二憨指着还在打扫的战场,道:“这些鞑子兵的武器,就留给你了,还有伤马……没伤的马,我要带走,我可以留一些火枪、弹药给你……你的任务,就是守住衡阳、守住我军的退路……如此,我便会在日后记你一功!”

    刘放高兴地答应了。

    于是,衡阳一个小镇,其实是已经名存实亡的小镇,继明朝巡检司之后,有了一个守备。

    而池二憨根本没有想到,他随口的敷衍,等于授了刘放便宜招兵之权,由此,成就了刘放璀璨的人生。

    这,已经是后话了。

    ……。

    “少爷。”宋安将一份情报放在吴争的面前,“长林卫急报。”

    吴争正盯着墙上的地图,随口应道,“什么事,说就是了。”

    这该死的地图,手工画的,完全与吴争不对付,也对,这个时候的地图,仅作参考,若有雷同实属巧合啊。

    广信卫动了。

    天长方向池二憨、史坤虽说兵力不足,可毕竟是第一军精锐嘛,吴争的注意力,还是停留在了海州方向。

    钱翘恭和鲁之域,能不能挡住敌军的全力一击?这是吴争最担心之处。

    只要挡住一次,以清廷目前的处境,它组织不了第二次进攻,那么,囤于北岸第一军主力就可以确定主攻目标,整盘棋都活了。

    也就是说,到这个时候,其实吴争心中,依旧没有确定此战的主攻目标。

    三个方向,其实都是虚着,就看清廷如何应对。

    打出一个缺口来,然后令第一军主力迅猛扑上去,这才是吴争真正的战术和战略意图。

    这不是吴争懈怠和慵懒。

    事实上,但凡一次大的战略行动,都不会有一、二、三……这样的预定计划。

    如果有,那一定是骗人的。

    一场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往往只有一个提案。

    那就是要不要打!

    至于怎么打,战场瞬息万变,所有的预案都是空谈。

    都说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而大将军府也不具备这样的策划天才。

    所以,从不同方向进行试探,然后找出清廷防御的薄弱处,再进行主力突破,达到在利于自己的天时、地利、人和处发动决战,这才是正确的方法。

    如今三个方向的消息、战报,都放在了案上,可消息总得来说不好不坏。

    不好不坏,其实就是坏消息,这只能说明敌我僵持,毫无进展。

    这对于吴争此时所承受的压力而言,确实令吴争头痛。

    宋安没有开口,他沉默着。

    这让吴争有些疑惑,他直起身回过头来,皱眉道:“什么事……让你都不说话了?”

    边说,吴争边拿起宋安放在案上的情报。

    张咏文。

    四十二岁。

    代号“寒露”……。

    吴争霍地抬头,“衡阳镇……?”

    宋安干涩地答道,“衡阳镇,没了……老张,死了!”

    “老张?就是那个应试数年不中的老秀才?”

    得到宋安确定之后,吴争愣了好一会儿,长长地吁出一口气,“这不怪你……是我的错。”

    宋安有些哽咽道:“不该是这样的……都是当地一个叫刘放的泼皮惹得祸……按少爷原本的部署,鞑子突袭衡阳镇,该由驻囤江都的第一军三千人应对,可……三年,我花了三年心血,在衡阳安插了寒露,就这么……没了。”

    说到这,宋安怒道:“这个叫刘放的泼皮,罪不可恕!”

    吴争轻轻叹了口气道:“不知者不罪,何况,他总算是干了件人事。”

    “拿全镇数千无辜百姓的性命,去换鞑子数百人……这也叫人事?”宋安的情绪有些失控,“他竟让那些拿着锄头的农民,去与武装到了牙齿的敌骑对抗……?”

    “可最终确实是胜了!”吴争平静地道。

    “那也是二憨到的及时!”

    “不,就算二憨没有及时赶到,他也赢了。”

    宋安一怔,“少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吴争悠悠道:“他给江北汉人起了个好头啊……这么一支敌骑精锐,愣是被他拖在衡阳前后三天,就算池二憨没有及时赶到,他和他的手下们全体覆没……那能说明什么?人总有一死,在死前做了这样一桩拿得出手的事,也不算白来这世上一遭!”

    宋安有些愣,“可……他不仅连累张咏文枉死,也打乱了少爷的部署。”

    “狗屁部署!”吴争有些懊恼地甩了下头,“哪来的部署?我倒是想要部署,敌人肯吗?凤阳、徐州、兖州、青州一线,敌军哪处不是重兵把守着,我能有什么部署能将它们打乱、打散?”

    宋安沉默下来,他明白吴争的意思。

    这场仗本就与之前的仗不同,那时是上下、内外同仇敌忾,可眼下,内外交困,内部就有不同声音,认为这场仗不该打,至少,在眼下不该打。

    吴争突然抬起头来,“他还有家人在吗?”

    宋安摇摇头,“没了……他的老娘,在六年前清军南下时被害了。”

    “身后事呢?”

    宋安慢慢摇头,“池二憨并不知道老张是长林卫,送出情报时,已经率军回援泗州……长林卫在那已经没有人手了。”

    吴争微微吧了口气,将手中的情报伸向烛火点燃,“那就这样吧……。”

    情报在火光中,瞬间化为灰烬,如同老张在那无名山山脚下的光芒,如昙花一现。

    是啊,这场历经六年的战争中,多少人死了,这其中,又有多少人,没有留下姓名?

    这种欲迸发出胸腔的急促感,让吴争突然有倾力一搏的冲动。深夜福利电影,关注公众号:微米电影,你懂的。

上一章 目录 『APP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