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再战海州(四)#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钱翘恭此时也在默默地注视着战场。

    每个被敌骑撞飞空中的黑点,都让他的心在抽搐。

    但他依旧沉默着,风雷骑将士的目光死死地盯在他的脸上,这是一种无声的压迫感。

    同袍在流血,自己却在坐视,这种心理上的煎熬,也确实够折腾人的。

    这样的混战,持续了近半个时辰。

    短短的半个时辰,吴淞卫将士以千多人的阵亡为代价,渐渐顶住了清骑的冲锋。

    再矫健的战马、再快的冲锋速度,在人肉、钢刺的阻挠下,也得慢下来。

    战场上,只要对自己够狠、把自己当作死人,往往最后死的,就是敌人。这句话,出自吴争之口,听见的人很多,鲁之域也是其中之一。

    虽然心里愤怒的他,但一旦开战,自然是全力以赴,这毕竟是他的吴淞卫嘛。

    在吴淞卫即将崩溃之际,鲁之域毫不犹豫地动用了火炮,以敌骑中部施以饱和覆盖射击。

    气势是有了,可野外,敌骑间隙过大,炮弹的威力被大大削减,有时几发炮弹,都轰不死一个骑兵。

    但火炮的加入,极大地稳定了战局,低落到极点的士气,开始回升。

    佟岱和他的八百骑,一直在观战,敌人动用火炮,他心里变得有底。

    战场上,谁还没有些压箱底的本钱?

    逼迫对方先动用夺箱底的本钱,就相当于稳占了上风。

    在鲁之域动用火炮之际,佟岱笑了,他的嘴边露出一丝轻微的讥笑,不过如此嘛?!

    佟岱打量着远方的那片树林,敌骑应该藏在那,钱翘恭,你的枪骑救不了这支步兵,你若不信,不妨来一试!

    佟岱留下八百骑兵,就是在防备钱翘恭的枪骑。

    枪骑固然厉害,但最厉害的是在两军骑兵相互正面冲锋对决之时。

    如果是游斗,那么枪骑的射击精度就会迅速下降。

    佟岱有信心,以八百骑拖住枪骑,直到那边骑兵完成对吴淞卫的屠戮。

    佟岱无意对炮团进行突击,因为他知道,此时钱翘恭的目光也盯着自己。

    那么,就让战果稳定下来吧。佟岱微笑着想道,击溃,甚至全歼这支火枪兵的功劳,已经足以让自己名声大振、升官晋爵了!

    ……。

    正是佟岱没有反应,才使得炮击得以延续。

    鲁之域动用火炮,杀伤效果不大,但对双方的士气影响是巨大的。

    譬如炮火对敌骑中部的覆盖射击,极大地影响了敌骑冲锋的连贯度。

    冲锋的威力,有七成来自于输出的连贯性。

    否则,前排骑兵耗光了,后面的骑兵没有跟上,这还有什么威慑力?

    火炮为吴淞卫即将崩溃的步兵阵线生生输了口延命气,厚实过三里的步兵线啊,生生被敌骑差点捅穿。

    而就在这时,风雷骑动了,它终于动了。

    三千风雷骑冲出藏匿的树林,以半月阵形向正与吴淞卫胶着的清骑席卷而去。

    佟岱也动了,他仰天长嚎一声,抬手一挥,他身后八百精锐呼啸而出,形成一个箭头,直扑风雷骑半月形的中间方位,那儿,正是钱翘恭身处的指挥位置。

    佟岱不仅狠而且贪心,他不但要歼灭吴淞卫,还要将钱翘恭纳入他的囊中。

    双方骑兵的距离大概是七、八里远。

    这个距离对于骑兵,几乎不算距离。

    一出击,便如离弦之箭,再无回头的可能。

    意外就在这瞬间发生了。

    在双方距离迅速接近,即将接触的那一刻,风雷骑突然变阵。

    半月形的阵形所张开的“两臂”,突然向内回缩,这等于是将佟岱的八百骑兵,形成三面包围之势。

    钱翘恭也狠,他的狠不下于佟岱,他也想将佟岱这支骑兵囫囵吞了。

    身在局中的佟岱,终于反应过来,原来风雷骑出动,其目的根本不在救援被清骑突击的吴淞卫,而是在引自己动作。

    因为除非是事先部署,否则,象这种速度的冲刺,骑兵根本没法做出大角度转折,就算是久经沙场的精锐骑兵,也做不到。

    打个比方,以时速六十的车子,突然九十度转弯,会发生什么?

    那只是一辆车,如果是几百辆同时转折呢?

    所以,佟岱非常肯定,风雷骑出去前就已经将目标对准了自己。

    这个时候,佟岱其实还有退路可走,那就是发出讯号,令正与吴淞卫交点的清骑回援,同一战场上,相距七、八里,肉眼可见,只要有数百骑兵回援,就可以内外合击,击破风雷骑的合围态势。

    当然,这么一来,会让吴淞卫那面的战场产生局部混乱,胶着中的清骑一旦强硬脱离,空出的地带,势必会被吴淞卫反击,从而使得清军骑兵线不可遏止地局部被反包围。

    但清军毕竟是骑兵,真要脱离,吴淞卫肯定阻止不了,无非是在背后开枪罢了,清军伤亡还是可控的。

    可此时的佟岱,内心依旧强大。

    它的强大来自是对手下八百精骑的信任。

    这是一支从关外打到关内,从直隶打到陕甘,再从陕甘打到江南的精锐。

    而佟岱就是这支骑兵自始至终的统帅。

    指挥它们,如臂使指。

    这种自信,让佟岱决定打一场反反击。

    也就是说,任凭风雷骑两翼向自己身后合拢,自己只要认准钱翘恭所在中心方位,全力击破它,一切就结束了。

    佟岱确实贪心了。

    他舍不得放弃唾手可得的胜利果实,半个时辰,只要半个时辰,新坝方向的吴淞卫阵线就会被突破。

    被骑兵突破,那必是溃败。

    因为突破之后,之前无法加速的骑兵,有了充裕的迂回空间,没有防御工事的步兵怎么挡?

    佟岱决定赌一把。

    这同样是一场冒险,如果无法迅速击穿钱翘恭所在中心方位,那么佟岱就得遭受来自身后风雷骑的攻击。

    可佟岱还是决定冒这个险,因为他相信自己的战场判断,风雷骑战力远逊于自己的精锐骑兵。

    说时迟,那时快。

    当风雷骑两翼在佟岱骑兵身后合拢时,以佟岱为尖端的清骑,已经迫近钱翘恭所在方位不足二里地,这个距离,就是生死判定的距离。

    1603378761

    。深夜福利电影,关注公众号:微米电影,你懂的。

上一章 目录 『APP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