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小林骑的首秀#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钱翘恭至此不闪不避,也不下令骑兵迎战,他这是疯了吗?

    这本来不过是场由他和鲁之域主动发起的,对清骑出城突袭鲁之域炮团的报复战,为何要打成一场决战,而且是输的概率大于赢的概率的生死战?

    用通俗的话说,没必要的。

    新坝不是重要战略据点,只是个小镇,没城池、工事防守啊,人口也不多,更别谈什么财富了。哪怕拱手让给清军,清军也不会要,因为根本守不住。

    可钱翘恭又不象是在发疯,发疯的人如何如臂使指地指挥风雷骑战前变阵?

    风雷骑有三千骑,这没有绝对对部队的控制力,是根本做不到的。

    答案,在佟岱的期盼之中,迅速揭晓了。

    佟岱甚至已经看见了钱翘恭,他甚至已经抬手大声招呼着身边精骑,向钱翘恭冲锋。

    急促而沉重的马蹄声,就象敲动着上千面牛皮巨鼓一般,甚至盖过了远处的火炮声。

    然而,兴奋只在一刹那,佛曰,弹指之间。

    佟岱脸上的兴奋和激情,在一瞬间僵硬,如同见了鬼一般。

    真是鬼,没有人脸的鬼魅。

    在那一刻,所有面向钱翘恭方向的清军骑兵,脸上的神色都是僵硬的,象见了鬼一般惊悚。

    钱翘恭所在处,骑兵非常密集。

    这在佟岱看来很正常,主将嘛,身边自然得有密集的防卫,他自己也是如此。

    可这时,这些密集的骑兵突然向两侧闪开,露出后方的狰狞——小林骑。

    已经加速的重骑兵,那一张张被精铁面罩覆盖的脸,可不就是鞑子骑兵眼中的“鬼脸”吗?

    索命无常的脸!

    天晓得佟岱和他的部下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经历了什么?

    反正当重骑以一种所向披靡的姿态,“隆隆”行进过之处,就是一滩滩血泥。

    没有幸存者。

    小林骑铁蹄之下,不需要俘虏。

    已经加速的佟岱所部骑兵,根本来不及转向,就勿论溃逃了。

    他们几乎以一种飞蛾扑火的“决绝”,一头撞入重骑阵列之中,那就如一辆汽车和一列火车的迎面对撞,便是粉身碎骨、不留残渣。

    尘归尘,土归土,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不是不报,时间未到。

    今日,是时候了!

    ……。

    铁甲重骑的骤然出现。

    哪怕是向来以精锐著称的满蒙八旗骑兵,也慌乱了。

    虽说两个战场还有七、八里的距离,可这样的声势,在一无遮拦的原野上,一目了然。

    清骑反应很快,在确定了远水救不了近火,无法营救主将佟岱的那一刻,开始回撤了。

    这个时候,清骑主力还在。

    佟岱以三千骑突击八千吴淞卫三里阵线,使得吴淞卫伤亡惨重,差点就捅穿了吴淞卫防线,可它的伤亡远不到吴淞卫的一半。

    吴淞卫将士几汉明(八无和尚)最新章节手机访问:http://m..la/wapbook44864/32443127/深夜福利电影,关注公众号:微米电影,你懂的。

上一章 目录 『APP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