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以强击强,最能摧毁敌人的意志#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钱翘恭怎会再次错过这难得的战机,让敌骑逃出生天呢?

    在这短短的半柱香的炮击时间里,他已经率风雷骑迅速占据战场正北方向,严阵以待。

    而小林骑,正带着它独特的“隆隆”声,不断地向清军逼近,它是真正的剁肉刀,它才是今日最亮眼的“仔”!

    可知道二千多骑,在方圆不足二里的区域内,慌乱地围成一团、疯狂地四下拨转马头、不少骑兵因同袍的冲撞而摔落马下,最后被自己人踩踏至死,成为一滩烂泥的惨况吗?

    鲁之域放下了望远镜,饶是他也是身经百战的沙场老将了,亦不忍亲眼目睹。

    战士,死于战场,天经地义。

    可死于自己人的马蹄下,这样的死法,叫枉死。

    钱翘恭的脸看不出一丝震动,他望着越来越近的敌军溃兵,慢慢地扬起了手,然后,重重地挥下。

    三千风雷骑,以半月阵形,再次向和敌人包抄。

    而这次完全不同了,不管是实力,还是士气对比。

    钱翘恭要练兵了!

    ……。

    这场战斗,鲁之域、钱翘恭以劣势反转,书写了吴淞卫和风雷骑的辉煌。

    从某方面讲,这不是一次实力的对决,佟岱,输得有些冤枉。

    可战场从不需要解释,胜利者可以解释一切。

    三千年的文明,从来不是穷兵黩武,谋略,也不是狭义的实力所能取代。

    佟岱,他无理,输得不冤!

    三千多满蒙精骑,陨落于区区新坝小镇之外,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享国近三百年的大明朝,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它真正灭亡的原因是,在弘光朝应天府被攻破后,再无一个可以奉为正朔的名主登高一呼。

    徒让鞑子以百万人口,统治了华夏万万人,近三百年之久。

    可悲!可叹!

    吴争并没有深不可测的才华,也没有虎躯一振,万众拜服的人格魅力,他只是在开始时打了几个小胜仗。

    蝴蝶轻轻地扇动了翅膀,掀起了华夏大地的惊涛骇浪。

    天下,再不是之前那个天下!

    ……。

    新坝之战,影响不可估量。

    虽说只是歼灭了三千多清骑,但,这只是三千多满蒙骑兵的问题吗?

    不,清廷震动,鞑子的根基动摇了。

    自恃为最强劲的拳头,被人砸得稀巴烂,原本坚不可摧的自信,瞬间坍塌。

    当然,此时还形成不了燎原之势,但,近在咫尺的海州城,完了!

    没有了骑兵的海州城,那就是一座死城。

    济席哈、蓝拜在闻听噩耗之时,跪地嚎啕大哭,那种哀伤,不似做作。

    这支旗兵完了,他们二人,也完了!

    或许,他们心里在想,该死的佟岱为什么死?

    如果活着多好?

    这下,没人替他们背锅了。

    当二人不约而同地看向对方时,眼神中那种阴狠,已经再无遮掩。

    ……。

    吴淞卫确实是被打残了。

    急需要休整。

    这就使得风雷骑、小林骑不得不原地驻防,为吴淞卫“护法”。

    错失了收复海州城的最佳时机。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两天后,清廷新封的宣威大将军,安亲王岳乐率正白旗三千及新军一万,共一万三千大军增援海州。

    自此,不管是钱翘恭还是鲁之域,自知凭手上兵力,再无实力撼动海州城。

    而岳乐一到海州城,首先动刀,在大军之前,当众斩了济席哈、蓝拜,并下令封堵海州城三门,仅留北门,与外联络和补给。

    自此,海州之战,双方进入了短暂的僵持阶段。

    ……。

    扬州府,那个被清军屠没了的衡阳古镇。

    突然就热闹起来了。

    不断地有民众,三三两两地往衡阳方向而来。

    而镇上一片破败的焦地,也已经被清理出来,大有枯树发新芽的意思。

    原本县衙所在地,已经搭起了一间偌大的房子。

    说它是房子,有些抬举它了,最多只能算个——篷。

    不过这不影响它的威严,它的门口,不,应该是洞口,横着一块牌匾,原本应该书写“某某县衙”的牌匾上,此时写着六个七倒八歪的大字——衡阳守备衙门。

    这种三不像的衙门,却吸引了太多的人。

    门外排着长队,一直排到数里远,就快到镇口了,还不断地有人加入排队队伍。

    没有人去质疑这三不象的衙门合不合法,更没有人质疑,这三不象的衙门内那个官,是不是合法。

    门外排队的乡民甚至为了前后还争执了起来。

    “侬急什么急……赶着投胎啊?”

    “老子就急了,怎么着?”

    “知道这是作啥吗……招兵!要上战场的!”

    “老子知道,不招兵还不来呢!”

    “啧啧……不知死活。”

    “你知道死活……那还来?”

    “呃……这不是说饷银高嘛,咱当几年兵,给娃挣个娶媳妇银子。”

    “那要是万一死了呢?”

    “呸……你才万一死了呢……就算真万一了,不也有抚恤银子嘛,也够娃儿娶媳妇了。”

    “你真不怕死?”

    “怕啥?不就一条命嘛……鞑子在时,也没见那些怕死的活着啊……咱村里一好好的壮娃儿,找着锄头去村外田里,被鞑子一箭射死,结果咋样?里正连个屁都不敢放!”

    这话引起了边上不少人的共鸣。

    “对,对……这乱世道,人命最不值钱……能为家人换口吃的就不易了,你还以为大明朝哪,虽说贪官如毛,可终究还有个说理的地。”

    这些人哪,特别是刚争执的两个,吵着吵着就聊上了,还越聊越歪,一会就不知道歪到哪去了。

    “哎,听说这次是北伐军招兵……对吧?”

    “没错。”

    “听说北伐军是江南吴王的私军?”

    “咝……你不懂了吧?那不叫私军,那叫王师!”

    “瞧你得意样……王师是皇帝老儿的亲军,吴王殿下可不是皇帝。”

    “就算现在不是,以后也是……早晚的事。”

    “哎哎……你们说,北伐军怎么想着来咱们江北招兵,江南没青壮了吗?”

    “咦,瞧你说的……人家是看得起咱们哪,你想啊,每月三两银子,够买三石粳米了,平日吃饭穿衣还是人家管着的……多好的事?”

    1603465848

    。深夜福利电影,关注公众号:微米电影,你懂的。

上一章 目录 『APP下载』 下一章